MENU

写给天空的信

而宇宙并不能听见我的澎湃不安的心声

台风

  那一年小镇迎来了凶猛的台风。我们锁住了每一扇门窗,但是木头的窗框还是被震得哐哐响,我们不安地坐着,屋子摇摇欲坠。窗外昏天黑地,狂风呼啸着,把瓦片和枝丫都卷到天上,满目狼藉。
  父亲说,那天晚上的狂风暴雨里,有两条蛇躲进了我们的屋子。他一夜没睡,也不敢惊动它们,只是睁着眼睛紧张提防着周围的动静,直到第二天太阳升起,已经找不到它们的踪迹。
  很多年以后我才听到父亲谈起这件事,那时我们早已搬离田野边的小屋,也再没遇到那样的极端天气,一切显得平稳而安全。
 

Read More

天还没亮

我和影子在夜里 喝酒
但月亮不在
  
花凋零 残雨未尽
良辰好景不可留
相思无益
锦书难托
  
在我和影子都醉了的时候
你便消失了

Read More

飞行

夜空飞行,穿越云雾
像掠过一片白花花的棉花地
俯瞰关于庄稼生长的记忆

从播种到收获的四季里
我们追逐太阳,不知疲倦
那时未知世界的全貌
心中装满整个宇宙的生机

在无数颠倒不清的晨与夜之后
我们从田野离开,独自生长
远离土壤,奔赴一处又一处的失落

于是便消磨至今,看向地球另一边的太阳
灯火通明,心事重重
疲倦且不安地等待降落

Read More

陌生的朋友

  人总是难免要和陌生人打交道,除非一辈子离群索居。陌生是新的开始和旧的结束,不得不承认,这类事非常依赖个人的能力,而我正是对此十分欠缺的那一类人。当我再三踌躇思考着要怎么开口的时候,往往是对方先发出交流的讯号。

  “你是二年级吗?”,他问。

  这位陌生的朋友看向我,眼里带着同龄人的友善,尽管我看不见他的表情。
  这是在西区的超净间里,每个人都从头到脚套着严肃而朴实的无尘服,隔着口罩进行交流。手机几乎是不被允许使用的,虽然实际的管理并没有写在纸面上的严格,但是在这样的金属牢笼里,孱弱的信号已经让每个人失去了接入互联网的兴趣。面前的电子束蒸发机还在运转着,这项工艺往往要持续几十分钟的时间,而现在才刚刚开始。

Read More

L Time


在夏天 想起一个不太熟悉的人
在夏天 想起一个不太像你的人
有短发或长发 亮晶晶的 微笑的眼睛
没有名字

伸出手 从温暖的风里
却不知该如何呼唤

不关心 各自去向何处
只是写信告诉你
我稀松平常的每一日如何过去
直到季节更替 想念又换了模样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