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具体的A

• November 27, 2021 • Read: 152 • 天空信

I

每天夜里我都会给小A打一个长长微信电话。
我把手机放在枕头边,可以隐约听见A均匀的呼吸。

闭上双眼,在入睡之前的那段时间里,我会想很多。在长长的时间里,我和那些渲染得五颜六色的情绪来回拉扯,往往直到我精疲力尽。
我开始习惯自己的这种状态时,人们还不会把“我emo了”挂在嘴边,我的夜晚没有人可以分享。
天亮之后我会重拾信心,只当是一场浑浊不清的头脑风暴。等到我厘清了生活里的盘根错节,就会迎来拨云见日的一天。

一切都是必要的。

相反,那些看起来无忧无虑的人,并非他们有更强大的内心,而是因为他们的考虑的太少,对于现实和未来都缺乏重视。
小A也是这样的。

从我认识A开始,她从来没有跟我讲过她的烦恼。
在我们漫长的学生时代里,所有的焦虑、纠结和低落都与她无关。
起初我在很多时候会好奇地问她:你真的一点也不着急吗?
慢慢地我习惯了她不合时宜的乐观,也明白我们是完全不同的两类人。对待生活里大大小小的一切,小A是六十分选手,而我则总觉得自己做的不够好。

在二十多岁的年纪里,我是人群里毫不起眼的一位,焦虑而平庸。
我总是开心不起来,睡不好觉,也没有兴致出门。
我有很多理由可以拒绝小A的邀请,今天也不例外。

但我久违地赴约了。

跟着人群走出地铁站,扑面而来的冷风让我瞬间清醒过来。冬天在飞速逼近。
穿过没有人的小巷时,层层叠叠的落叶给人一种柔软的感觉。并不是只有黄色的,还有绿色和橙色。
小A坐在阳光下面,影子被拉得长长的。

她的双手揣在兜里,上半身窝在藤椅里,戴着夹克的连衣帽,低着头。
我到了离她不远的地方,终于看见她文静地闭着眼。

直到我端着两份略烫手的咖啡,放到桌子上。
她才睁开眼看到我,然后笑着。
“今天怎么有空了?”
“把麻烦事提前解决了。”

店主在咖啡上拉出非常漂亮的心型,我小心地喝。
图案一点点下沉,微酸。

“真厉害呀,最近天气都很好”,小A双手端起杯子看向树梢,眯起了眼:“所以我什么都不想做。”
“但是工作还得找,我也是下午刚面完试才出来的呢”,小A转过头来,用夸张的语气对我说:“你知道吗,今天我跟面试官聊的特别开心,后来他问我为什么要来我们公司。”
“这是很常规的问题吧。”我淡淡地说。
“我说因为听说你们工作比较轻松,不用加班,我讨厌加班。结果他脸色就变了。”
“......”
“好不容易遇到一个聊得来的,没想到这么快就黄了。”小A吐槽。

我有点啼笑皆非。
我也在面试的时候不小心说出过真话。
刚开始秋招的时候,有公司问我,过去一年里遇到过什么难题。
我说,我觉得生活本身就是一个难题,我每天都在思考未来去向何方,不知道怎么做才是对的,常常为此陷入苦恼。
他没有追问什么。面试刚结束发现自己已经挂了。

“面试而已,又不是交朋友。”我说。
“但是我说的是事实啊”小A不屑地说道:“大家不都是冲着这个才去它们那儿吗,哪还有什么别的好的,他们心里难道没点数吗。”
“会显得你很怠惰,不要主动说出来呀。”

这些无聊的开放式问题其实都有标准答案。
比如,有人问你的爱好是什么,你得往体育运动上靠,比如跑步、游泳。
“会体现出你的自律。”我告诉小A。
比如你怎么处理和他人的分歧,一定要心平气和有理有据地坐下来谈,既不能固执己见也不能被牵着鼻子走。
再比如,问你遇到过哪些难题,就要用star法则详细分析一下过往的案例,最后突出自己是怎么聪明地解决一切。
大家都喜欢那些斗志昂扬,内心强大的聪明人。
但是偏偏世上多的是畏手畏脚、脆弱敏感的笨蛋。

作为笨蛋,倒也不用说假话,只不过需要避重就轻地粉饰一下。总能混口饭吃。
我们在阳光即将熄灭的时候分开,挤在下班的人潮里摇摇晃晃地回到各自的住处。

聊天的时候,小A说我很厉害,我想其实是没有必要的。
这种夸奖就像鸟雀对鱼儿说,你好棒,你居然会游泳。
而我们只是在池塘边相遇,等雨停歇。哪怕我游得再快,也追不上你在白云上的影子。

II

今天夜里我没有失眠。
我梦到自己在骑自行车,突然茂密的树林里出现了两条岔道。
身后有紧追不舍的人,和我一样穿着五颜六色的骑行服。我往右拐,却听到其他人朝另一边去了。
树叶被飞驰而过的轮胎卷起,我的大脑一片空白。

天亮了,醒来眼罩已经滑到了额头。
才刚过七点。

...updating...

Archives QR Code
QR Code for this page
Tipping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