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今夕七夕

• August 18, 2018 • Read: 315 • 天空信

我清楚地记得,去年的七夕节,我花了一个下午的时间录了《恋人を射ち堕とした日》这首曲子,这首中文翻译为射杀恋人之日的歌曲因为自带的F团属性常常被调侃为神作。即使这和歌曲本身表达的内容有所差池,也无碍单身狗在这样的日子里聊以慰藉。
看到甜蜜的现充情侣,即便死宅们叫嚣着射杀恋人,手中出现了火把,也不得不承认自己是羡慕的,未必是强烈的渴望,但至少还是有点的。毕竟人类的某些本能,来自于几百万年的进化,继承自最初等的生命形态,早已根深蒂固刻在脱氧核糖核酸里。可能在人类的主观意识浮现的时候,爱情就产生了,让恋爱关系和纯粹的生产行为区分开。
这样本质的罗曼蒂克,我却越来越难以体会到了。以前我还乐意去调侃自己,把单身的事实渲染得悲壮又可怜,慢慢的这样的乐趣也消失殆尽,看着朋友圈千篇一律的狗粮,我变得不为所动,也不知道该怎么去审视自己了。
所以今年的七夕,我什么也没做,在冷气过足的教室,看着不得不看的书,脑子里连一点和这个日子有关的事物都没有出现。夜里躺在床上却不想睡,等着时钟跨过最高点,又慢慢走着和我一样单调循环的步伐。
我还能体会到心动的感觉,能唤起似真似假的恋爱的心情,却难以找回它们再次出现的场合,也不知道该怎么应付这样的情感,不懂如何处理二人之间的关系,甚至最重要的,对于在哪能找到一份爱情的问题,我毫无头绪。每每想到这些,一种陌生而又无措的感觉便占据了我的内心。
好在恋爱不是空气,没有它我们也能安然无恙的活下去。我想这世界总有更多的乐趣,让我可以不必怀揣着失望去探索它。

Archives QR Code
QR Code for this page
Tipping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