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日常

约定的保质期

星期三有天晚上,胡思乱想地想修改签名,突然从大脑的混沌之地中蹦出来这样一个句子。

我对你的爱,保质期是二十年。

当时和之后我都觉得,这个凭空创造的说法好像有那么一点道理。拿我自己的体验来估测,大概也是八九不离十吧。
是在完全不受外界影响,单纯地只考虑内心情感的条件下。

当然只是一句意义不明的空话,与我自身倒真没什么关系呢。不过最近被喂狗粮的次数好像更频繁了,今天一进电影院就破坏了偶数的观众人数。去看了因为考试而没有赶上首映的《刀剑:序列》,虐狗番的加强剧场版。离我补完刀剑两季也差不多一年了,还是一样的味道。差不多的套路——桐人开挂救亚丝娜。这次更是救了一众人,桐人君的英雄气概更是得以凸显,毕竟隔壁大好人士道可是一边救人一边开后宫呢。反派重村教授和Eiji都以各自对悠娜的爱得以洗白,茅场又出来装了一把哲学家。片尾的彩蛋很赞,剧情忘了,不过意思是第三季要来咯。

说到这里,不得不安利一下还在更新中的《徒然喜欢你》,实在太好看了。最新一集里面,不良梶良子的剧情实在有点戳人泪点,大概是这一段更接近我的亲身经历吧。OP也很好听,只可惜没有找到简谱。

虐狗什么的,是永远都出不完的题材,其中涉及到爱情本身美好的特质。记得高中的时候还有写过这样的话题作文,说当今以爱情为题材的文艺作品数不胜数。当时并不深刻理解其中的原因,也不理解爱情本身,写出来的想必也是生搬硬套。现在我要我写,我就能大概描述出它的样子,毕竟见的多了。以前常常在图书馆和偎依在一起的情侣相对而坐,连我都不由自主地沉浸在两个人热烈的氛围当中了。

说起来也很久没去图书馆了,搬了寝室之后,整个生活方式都发生了不小的变化。图书馆太小,去的少了;夜宵太便利,吃的多了;交通太便利,有空就会到处乱跑,找到了一种久违的城市生活的感觉。并非大家都像我一样挥霍大把的时间在毫无生产力的事情上,大多数时间是我一个人穿梭在城里的大街小巷。成都的很多建筑物很高很有设计感,我会经常停下来仰头朝着天空看,有时候还有鸟儿飞过缝隙。然后就会懊悔自己没有随身带上相机,只能一个人享受此刻的感觉。

Read More

晴天

昨晚看见老乡群的学弟抱怨好久没见太阳,衣服晾不干,人也好像缺了光照的花草无精打采。我好像才注意到,自国庆结束到现在,根本没有一天晴天。成都的阴冷,在晚风里一览无余。
今天睡到十点起床准备上课,没想到刚下床,就踩在了碎碎的阳光上,惊喜得像考试拿了满绩。依着惯性穿了外套,看了看还在床上的没课的室友,走出慵懒的宿舍。最后在四处乱跑的无线电测向课上热成狗。
晴朗的天气像不准确的时间刻度尺,细想才发现已经过去了这么久。迟钝的思绪还停留在短袖的八月,身体却步入了深秋。银杏的色调变暖,像清新的蔬菜南瓜粥。
时间过得快,也许是生活太过平淡无奇。高三的时候,我这样描述过日子的模样:每一天都可以用相似的话语来记录,很难记清楚某件确切的小事是发生在星期一还是星期二,还是星期一和星期二都发生过。
在图书馆自习,没有接妈妈打来的电话,告诉她我在看书,得到了小小的夸奖。放下手机,看着身边满满的座位,却更感受到自己的渺小。一枚小咸鱼,难道要把每件事情做得马马虎虎当做骄傲吗?空闲的时候常常整日躲在图书馆里,假装一切都是风平浪静背后不值一提的小波澜。

精密的仪器要能工作,每个零件一定都是精密的,假使有一枚螺丝钉内侧缺了一块小口,在原本严丝合缝的运转中将会造成排山倒海的灾难。

不知怎的就想到这些,我质问过自己:你怎么跟一台76年产的老机器越来越相似了?即便日子循环放映,像那些枯燥、老套的电视剧,我都老像老旧的卫星,倦于去改变轨道了。细数来,嘴上的热爱和喜好不少,却并未为还在梦里的目标付诸多少努力。大学一年,在我生命长河中究竟担任什么样的角色?我害怕有一天,我的眼里只剩下一点对未来的期盼,把诗歌和花朵视作无关紧要、累赘的饰品,把从前追逐的一点点梦的影子都丢弃殆尽了。

回头一看,惊觉,这不就是我的青春吗?跟电影和书里的描写不一样。不快乐和快乐都这么简单,平常,平淡,不值一提。

韩寒《他的国》里左小龙那一句“你能发光,你应该走在我的前面”被我抄在各处。在对未来毫不知情的年代里,我仅把它当做一个故事耐人寻味的结尾罢了。那些年,韩寒是全球最具影响力百人之一,是猛烈抨击社会“不合理“的公知第一人,是国内顶级拉力赛选手,也是背负争议和目光的少年天才作家。
而如今,在公众面前的韩寒更多的是一个温柔的父亲和一个新晋的电影导演。那些故事,随着岁月的风儿,变成了恍若隔世的传说。
回头看,那时候我对未来闪烁不停的向往,在无人知晓的旅途里,也随着风儿飘散了。
希望明天还是晴天。

Read More

睡觉之前应该注意什么

最多还能睡多久?

差不多6个小时。反正是假期,时间很多吧。
一个习以为常的,缺失早晨和午餐的日子。而已。
打破念叨无数次的早睡flag也不是第一次了。
明日还有事情,不如睡了吧。
寝室的日光灯火亮着,从我单薄的床帘间透出光来。
我睁着眼睛。闲着也是闲着,想着什么时候去熊猫基地。
想买一只熊猫公仔,放在床头。或者送人也好。
黑白的东西,白描课老师在宣纸上点的墨汁突然也晕染开来。
这是生宣纸,老师说。
而我,什么都没准备。手机孤单地亮着,哑口不言。
有些东西,缺了没法上课。有些,缺了让人不能开心起来。
比如,缺失喜欢一个人的勇气。
还有,改良自己的力量。
无从说起,谁琢磨的透呢。无关紧要之人的的心思。

希望你能早点睡觉。

信号课突兀地惊醒,满头大汗。焦虑。
我知道这是每个黑色夜晚给我的惩罚。
早些时候,每天晚上不愿晚睡一秒。
十一点钟的月亮挂在窗台外面,对面楼的灯火通明。
我关上台灯,趴在窗口呼吸冰凉的空气。
安眠一夜,六点起床,整条路都是没睡醒的学生。
午睡停了两年,好久没有拾起来。
后来假装不要晚睡、疲倦和烦躁。
假装自己了解自己的一切,也知道怎么去适应每一天的齿轮。
假装做的事情很多人都知晓,都表示尊敬和赞赏。
有一些奇奇怪怪的生活习惯。

在梦里不要过这样的日子。每一天都要更充实和美丽。

是睡觉之前,失眠的我,给自己最后的警示。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