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科学岛手记(二)

• March 28, 2019 • Read: 37 • 天空信

来岛已逾一个月,期间去上海呆了一个礼拜有余,等回来突然发现就快进入四月了。现在的状态可以说是百废待兴,毕业设计的实验亟待完成,然而却遇到了一些客观上的困难。此外我还在焦急等待复试的结果,每天翘首以盼,从日出到日落。

有时候会想问问身边厉害的人是怎么解决困难的,但我也知道,这种东西是没有表达出来的。就像上次,应三姨妈的请求,给马上要参加中考的表妹传授点经验,稀里糊涂地写了一晚上,最后看了一遍,根本跟我自己没有什么关系嘛,只是在重复从别人那里偷来的经验罢了。我觉得,别人也只是重复另一个别人说过的话,像我一样,对于自己的实际情况他也根本说不出个所以然。其中的缘由,可能要追溯到人和人内在本质的不同,各方面的。
比如说,当带我的师兄告诉我“你这个实验暂时还做不了,你再等等”的时候,想到还有一个月就要交论文了,我就慌了。如果是大佬,遇到这种情况,他们还能保持淡定,甚至想到很多完美的解决办法,然后出色地提前完成任务。是这样的,我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做到的,但是他们往往都能做到。我以前觉得大家都是一样的,白天学习晚上休息,学的东西差不多,作息时间也差不多。表面上是这样没错,但是这只是我粗糙的观察得出的结论,如果我能看透大佬们每时每刻的心理活动,一定能发现,我们完全是天壤之别啊。

事情要一点一点做,实验要一步步来。虽然实验现在是卡住了,明天可能还是做不了,后天周末了也不行,但是还是要怀抱希望。因为除了怀抱希望,就别无他法了。

电子科大的热水很大,安光所的热水器却不尽如人意。在被焦虑感困扰的时候,我常常会去冲一个热水澡,我已经感冒了,可能就是因为屋里的水不不够热,而我还是忍不住去冲澡。我冲了一杯感冒灵,然后继续感受这种挥之不去的轻微的焦虑感,它好像在我的心律上叠加了一个微弱的正弦信号,而我没有办法解调出它的意义。

今天周教授联系我了,在我跟他见面之后的第八天,他终于给我带来了迟到的消息,对我说,“欢迎你加入我们课题组!”他不知道,在等待他回复的漫长的岁月里,我已经跟另一位老师谈好了意向。这是一件非常尴尬的事情,我原谅我自己,这就好像,不是每一个都可以花费八年的时间去等待一个杳无音信的爱人,没有承诺没有婚约,只是一场邂逅,她可能在第四年就另嫁他人。收到消息的时候我非常痛苦,没有身临其境可能很难体会到这种感觉,我好像坐在火坑上快要被烤熟。
最后我还是去了周教授的课题组,即便我早先说服自己放弃他,但是我还是遵循自己的一开始的想法。完成这件事情之后,我却一点也不觉得开心,只觉得疲惫。我想就算明天收到了录取通知,我也很难由衷地开心起来。

明天更困难,更痛苦,更煎熬。
而我身无一长,孤身一人,前路漫漫,又该何去何从呢?

Archives QR Code
QR Code for this page
Tipping QR Code
Leave a Comment

已有 1 条评论
  1. Null Null

    大佬 dal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