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星移迹

多喝热水

最近状态不太好。
我已经很久没有生过病了,就着热水吞下今天的第五粒药片,难堪的记忆又一则则重现了。想起许久以前喝过的难以下咽的黄色药水,不由得心里一阵发苦,赶紧又喝口水咽了下去。
“多喝热水”,好像耳边有声音轻声说道。“早点休息,多喝热水”,它又轻轻地说道。
有屁用,我不屑地想,今天差不多喝了小半桶。难怪这句话会被打上厚重的“直男”标签,说完就要分手的那种。
校医院对我也这么敷衍,医生把那盒药递给我的时候,我忍不住又强调了一遍:“那个,医生我感觉扁桃体发炎挺严重的,要不您......”“多喝热水哈”,她头也不抬地就要赶我出去。
于是我拿着一盒白加黑走出校医院,转头看了看远处食堂附近拥挤的人流,陷入了迷茫。

这是我来上海的第二周,却已经不是第一次陷入这样的难题。
它不是数学教材上面的那种难题,也并非表示生活陷入绝境。它是细小、微弱的,正像此时伴随着我的吞咽传来的隐隐约约的不适感。虽然不会造成什么实质的伤害,但是总是不厌其烦的令人困扰着,难以捉摸、无法排解。
一个心情舒畅的人会觉得生活是如此的美好,而当心情不好的时候,就难免产生一些不切实际的悲观。像我这样,一边忍受着身体的些许不适,一边面临着没有充分保障的饮食和生活,忍不住想说:我太难了。说不清楚是因为生活上的障碍影响了心情,还是负面的情绪放大了眼前的困难,总之最后形成了一种恶性循环,令人陷入其中难以摆脱。

Read More

寒冬到来时

南方迎来没有雪的冬天,温度始终波动在零度以上。比起在成都时,夜色到来早了很多。湖畔有微风,隔岸是公园灯火下散步的人,身影三三两两地从镜片的余光里走过,我常常有这样悠闲的时刻,毫无负担的假期让空闲的时间变得泛滥。
冬天不只是气温的寒冷而已,有的树儿掉光了叶子,常青木恍如也深沉了些许,晴天的时候抬起头也不能再树梢发现天空背景里乱飞的鸟儿。那个阴天下午我独自去爬山,在山顶的阁楼二层往下俯瞰,路上车辆不多,远处的长江好像静止在那里,高层的住宅楼看上去空空落落,就像我心里那座小城市孤单寂寥的样子。
年后时常下雨,我坐在书桌前,隔着耳机也能听见雨水哒哒地掉到不锈钢遮雨棚上。面前就是灰灰的天空和湿漉漉的屋顶,才五点就好像已经入夜。
可能受天气影响,最近也偏爱忧郁的小曲调,有的听一遍就忍不住一次次循环陶醉其中,譬如罪恶王冠的ED: Departures ~あなたにおくるアイの歌~。并没有看过原作,只是单纯地喜欢曲调。第一次听到的是在5sing上偶然翻到的口琴奏:口琴奏 罪恶王冠ED Departures,实在是美妙。非常喜欢up演奏用的和莱270的音色,有一种微妙的特别质感,可能跟木质琴格的特殊质地有关。最后我升级口琴的时候纠结了很久,还是没有选择它,买了同价位更加易吹的cx12,原因大概是我还是个新手,或许还有一丝想把美好的事情留到最后再享用的奇怪心理吧。
我也在一如既往地练习口琴,可能也是为数不多能坚持下来的爱好了吧。有时候吹起曲子没什么压力,但是听一遍大佬们的演奏,差距明显。在技巧和细节处理上我还几乎一无所知,而这些才是重点篇章的开始而已。即便如此,有时候我似乎能感受到那种琴声与心境的共鸣,仿佛有了那把开启音乐世界的钥匙,相见恨晚。就这样继续下去吧,挺好的。
看到朋友的微博,就像鲜活的日记本,把快乐和悲伤都记录下来。有些羡慕,尝试过却难以为继。有时兴致满满地写了一段配好图,又踌躇着慢慢删掉,觉得没什么好说的,都是些大家说遍的陈词滥调。到现在,分享出去的都是听过的歌,见到的事,喜欢的东西,却不想带上自己的心情。社交分享的兴趣也在一点点消退,状态一个月也懒得再更新一次。
我想我这样的人,到底要怎么才好呢,拙于社交和交朋友,对于孤独又那么一点偏好又有点忧伤。
还有好多想做的事情,勾画未来的时候像打了鸡血一样有了精神,兴奋不已。
认识的足够深刻,才有资格去谈论吧。

When winter comes,
can spring be far away?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