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写给天空的信

而宇宙并不能听见我的澎湃不安的心声

关于未来的一百次思考

霜降之后,成都进入了昼夜温差二十度的季节。到了这个时候,银杏的叶子慢慢变黄,即将迎来飘零前短暂的灿烂。这样的季节里,昼短而夜长,落日早早地消失在迷蒙的天际,夜晚裹挟着冷空气随之而来。常常感到嘴唇的干燥,嗓子也不舒服,连视线也总被灰色的雾霾遮挡。十点钟的时候,站在图书馆四楼走廊的拐角,从西北方向吹过来的风很快就能让昏睡的人清醒到现实之中。
本来是平淡的十月,除了起床变得愈来愈难,每一天的安排还是波澜不惊地重复着,却出现了意想不到的焦灼。相似的烦恼总是周而复始地出现,上一次是从上海回家的时候,这次是在确认报名信息之前,一个是选择学校,一个是选择方向。人们总说,得不到的东西才是最好的,否定这样的论断很简单,却容易把思维引向了另外一个极端,最后让一切在矛盾之间陷入困局。像我自己曾说过的:

也许你要去面对这样的困难的选择:是勇敢地踏出时间长河中短暂的潮流,走向充满未知的星辰大海;还是好好珍惜生命有限的岁月,度过富足而又充实的余生。
每一个选择都充满了无数的不稳定性,这大概是个无解的方程吧。

Read More

花之夜


无法控制地想
在此番夜里
想要同你一起散步
我不漏痕迹
在你长裙袅袅之侧
从你眼中窥探中意的风景

徐徐 走过桂花枝下
你仰头注视一瓣落花
伸手接住轻盈的美梦
彼刻 时间停止了呼吸
变成了我魂牵梦绕的倩影

沉湎于此
对你的心意欲盖弥彰
宇宙永无休止
在无穷尽的世界线里
我只想遇见你

Read More

季节变迁

人对于时间的感知是缓慢而滞后的,等蝉鸣声打破了静谧的夜晚,原本早已沉睡的人翻过身,才第一次在怨意中萌生了对季节的思考。在更广的尺度下,人很难分辨年复一年的差别,只能凭借记忆中的时间坐标来判断,就好像提及2008总是令人想起奥运,七月也许是你的生日,每个月的1号是第一天或者是交费账单的日子。生活多彩的人也许会这样描述:“啊,是上周五吗?那天我好像和朋友去喝酒了”,“七月?月底我去了爱豆的粉丝见面会”,“每年的8月19号是我们在一起的纪念日呢”。生活贫瘠的人遇到了难题,“是上周还是上上周呢,大概是考试周的日子?”,在日复一日的循环里,他们用稀疏的采样点模糊地记录着时间的流逝,丢失了记忆的细节,所以常常在回想时觉得时间过的飞快。
纵使这样,与季节有关的记忆却相对容易存留,或许是四季里树叶的颜色不同,心境上也有了天差地别。对于夏天最早的记忆是小时候乘凉,和小伙伴玩小霸王,往后便是初中的时候,倒是有不少难忘的插曲。
最近在微博上看见一个久违的名字,让我的记忆一下子回到了十年前的夏天。落落,以前她只是作者,出现在书的封面和扉页,现在拍的电影快上映了,可惜不是《年华是无效信》,是一部广为人知的郭敬明作品,倒也没有多大的区别,于我而言,写的都是虚假的青春,美丽但单薄脆弱又稍纵即逝。青春可能并不适合写在纸上、搬上银幕。真实的年轻时代写满了荒诞的剧情,夹杂着稚嫩又不明所以的感情,放在成年之后的世界里面只会显得不可理喻。

Read More

今夕七夕

我清楚地记得,去年的七夕节,我花了一个下午的时间录了《恋人を射ち堕とした日》这首曲子,这首中文翻译为射杀恋人之日的歌曲因为自带的F团属性常常被调侃为神作。即使这和歌曲本身表达的内容有所差池,也无碍单身狗在这样的日子里聊以慰藉。
看到甜蜜的现充情侣,即便死宅们叫嚣着射杀恋人,手中出现了火把,也不得不承认自己是羡慕的,未必是强烈的渴望,但至少还是有点的。毕竟人类的某些本能,来自于几百万年的进化,继承自最初等的生命形态,早已根深蒂固刻在脱氧核糖核酸里。可能在人类的主观意识浮现的时候,爱情就产生了,让恋爱关系和纯粹的生产行为区分开。
这样本质的罗曼蒂克,我却越来越难以体会到了。以前我还乐意去调侃自己,把单身的事实渲染得悲壮又可怜,慢慢的这样的乐趣也消失殆尽,看着朋友圈千篇一律的狗粮,我变得不为所动,也不知道该怎么去审视自己了。
所以今年的七夕,我什么也没做,在冷气过足的教室,看着不得不看的书,脑子里连一点和这个日子有关的事物都没有出现。夜里躺在床上却不想睡,等着时钟跨过最高点,又慢慢走着和我一样单调循环的步伐。
我还能体会到心动的感觉,能唤起似真似假的恋爱的心情,却难以找回它们再次出现的场合,也不知道该怎么应付这样的情感,不懂如何处理二人之间的关系,甚至最重要的,对于在哪能找到一份爱情的问题,我毫无头绪。每每想到这些,一种陌生而又无措的感觉便占据了我的内心。
好在恋爱不是空气,没有它我们也能安然无恙的活下去。我想这世界总有更多的乐趣,让我可以不必怀揣着失望去探索它。

Read More

魔都记

刚到魔都的时候,天气很好,太阳光强烈的有些过分,没想到五分钟之后就下起雨来,下了一会儿消停之后,收起伞没多久淅淅沥沥的小雨又从天而降。
我于是抬起头看了看这片有些脾气的天空。碎碎的流云漂浮在清澈的背景下,从我的视野里穿行而过,速度似乎也比别处的云更快一些。云飘走的地方,是耸立的不知名的高楼,高楼之下是熙熙攘攘的车流,而我拉拽着行李箱走在时晴时雨之中,一边看着地图,怕自己在错综复杂的巨大机器之中迷了路。
这是我一个人第一次来魔都,第一天,外面的气温高达35摄氏度,我哪儿也没去,在邯郸区的酒店躺了一个下午。此行并非为了旅游或是拜亲访友,没有做过多的计划,了解到另外一个朋友也来了上海,就约好等天黑了一起逛一逛。
我们去了魔都最有名的地方。两边的人行道挤满了看不见尽头的人,还有警察维持秩序,一边挥舞着手上的警棍,一边大喊:沿黄线内走,不要到马路上来!场面像是没有呐喊的大型集会游行,着实令我这个孤陋寡闻的外地游客大为震惊了一番。我们跟着熙熙攘攘的人群走到了尽头,观景平台上更是拥挤,不时有人拿着大喇叭喊:不要停留拍照!都往里面走!感觉像是回到了早高峰时的地铁站。
浦东的高楼大厦倒是在各种地方见多了,东方明珠的形状闭着眼睛也能回想起来,但在黄浦江边徐徐来风的外滩上,此情此景却是全然不同的体验。回头看,是旧时租界内精致的大理石建筑,让人想起老上海的风情万种;转过身,是霓虹闪烁和高耸入云的现代夜景。有人认为重庆为中国最具有Cyberpunk气质的城市,重庆错综复杂的景观地貌莫名透露着这样的气息。而实际上,魔都的夜景远比重庆的夜景更具有吸引力,虽然缺乏重庆的立体感,却在繁华的程度上遥遥领先。站在外滩上你不免感叹人类工业文明的发展,感慨渺小的身躯却可以构建出直插云霄的庞大建筑,鳞次栉比的建筑物整齐地像是虚构出来的场景,这样还不够Cyberpunk吗。

Read More